【台北外送茶坊】

台北外約茶萌系少女火辣舞者


香港過關口檢查的時候我終於看到了那旅行包裏的東西是什麽了,只是三盒壓縮餅幹和兩瓶礦泉水而已,我還費那麽大的勁想要看清楚包裏是什麽,不過這更讓我起疑心了,我們就這麽空手來難道是接收毒品的?仔細想想也應該是接收,南美也是著名的毒品種植基地,在安第斯山和亞馬遜地區有著著名“銀三角”,盛世會既然是國際販毒組織跟那邊有著聯系一點也不稀奇。
 
    我和台北外約茶美女風塵仆仆的就趕到了港口,然後坐著接駁船靠進了一艘叫做“瑪麗號”的大型遊輪賭船,在進入賭船的時候要進行嚴格的檢查,索菲亞早有準備的把票遞了過去,我們就這樣上了賭船。
 
    時間一到瑪麗號就朝著公海進發了,賭船上很快進入了狂歡,酒吧和賭場都開始了正式的營業。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30 文章點擊:76

【台北外送茶坊】

台中外送茶淫蕩人妻酒店公主


“我說我喜歡妳,所以我想偷偷的過來看看妳睡覺的樣子。”望著索菲亞這嬌羞的小模樣我忽然發覺她是那麽的可愛,本來是死馬當作活馬醫的辦法,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於是我趁勝追擊的說道。
 
    “妳…妳別胡說八道了,快下去。”台中外送茶美眉緊張的趕緊拉起了自己的被子朝裏側縮了縮,完全是一個小女生的反應。
 
    我真沒想到索菲亞會是這樣的反應,這已經大大出乎了我的預料,不過我也正好借此機會脫身,我裝出一副很沮喪的樣子回到了自己的臥鋪,然後翻身偷笑著就閉上了眼睛。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30 文章點擊:72

【台北外送茶坊】

台中外送茶男人沉迷溫柔鄉的新鮮刺激


聶林珊的怒吼聲已經徹底讓我清醒了過來,剛剛我仿佛做了一個惡夢。
 
    走廊裏傳來了腳步聲和關門聲,吳生榮也被吵醒了,只見他快速的走了過來詫異的望著我和聶林珊,樓下鄭真的哭聲還在斷斷續續,吳生榮此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事,只是楞楞的看著我們。
 
    “妳以為妳在外面搞女人我不知道嗎?妳每天回來身上總是帶著台中外送茶女人的香水味,妳以為妳洗過澡就能洗掉那種味道嗎?我在孕期,我已經放下了身段,我已經試著很努力了嘗試了,但妳拒絕了,我知道孕期間妳有需求,妳在外面搞女人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算了,可這次妳居然…居然在家裏,還當著我的面…妳居然…嗚嗚嗚。”聶林珊終於忍不住放聲痛哭了起來。
 
    “林…林珊妳別激動,註意妳自己的身體,註意妳肚子裏的孩子。”我顫聲的說道。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7 文章點擊:184

【台北外送茶坊】

外約少女清淡的奶香味讓人醉生夢死


“吱~~~。”此時傳來了一陣木頭擠壓聲,就是這聲音一下子讓我清醒了過來,我機械的扭頭看向左側,門慢慢開了,然而更為讓我吃驚的則是聶林珊挺著個大肚子就站在門外滿臉淚水痛苦的看著我,她全身都在顫抖,就連臉上的肌肉也在顫抖,我一下子有點慌了就松開了手,鄭真立刻推開了我,捂著口鼻就哭著就跑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更是不知道該怎麽辦了,我咽了咽唾沫喉嚨裏不知覺的發出了“林珊我…。”
 
    “別解釋了,我什麽都看到了…。”外約女郎搖著頭嘴角揚著苦澀的笑容,頓時淚如雨下。
 
    “剛才我只是一時沖動,壓力…。”我顫聲道,只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聶林珊給打斷了,只聽聶林珊突然就吼道:“我叫妳別解釋了!我求妳別解釋了!”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7 文章點擊:136

【台北外送茶坊】

台北叫茶享受大波浪美女的狂野


“妳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難怪周總說要搞垮妳是需要精密的策劃和小心謹慎的態度,如果不是楊學茂坐公司管理的位置讓妳親自來坐,我想我根本就沒有機會,而妳這人唯一的缺點就是重義氣和多情,我只是稍加利用了一下。”韓秀娜冷笑道。
 
    “妳當天的故意休假,還有事後楊學茂知會妳進了新同事妳故意不去查證是嗎?還有旅遊團在景區煽動遊客投訴和導遊撇下客人不管是不是全是妳策劃的?”我再次在手上使了點力度扼住她脖子問道。
 
    “是…是又怎麼樣?咳咳咳…。”台北叫茶性感辣妹一邊咳嗽一邊眼神犀利的瞪著我。
 
    我松了松手籲了口氣,我的猜測全中了。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3 文章點擊:145

【台北外送茶坊】

G奶辣妹台北茶莊嫵媚風騷


“說!為什麼要害我!”對於韓秀娜今晚的變化我已經撤底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韓秀娜痛苦的表情漸漸收了起來,接著變成了苦笑,只見她仰面朝天環顧了一下自己身旁的牡丹花叢說道:“男人不都是希望在牡丹花下死嗎?所以今晚我就滿足了妳的願望。”
 
    “妳和周守義設這個局來害我究竟是是為什麼?!”我皺了皺眉沈聲問道,說完之後我用自己襠下那仍帶著余溫和硬度的東西狠狠往台北茶莊辣妹身體裏面頂了頂。
 
    韓秀娜被我這一頂哼哼了一聲,隨後又是笑了笑,此刻是一種很詭異的狀態,我和韓秀娜的私密處還親密緊緊的連接和交合在一起,甚至仍感覺到那濕滑和溫熱的快感,但上半身卻已經感覺到了對方明顯的敵意。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3 文章點擊:131

【台北外送茶坊】

在水的柔情里綻放的援交妹


“不要理會這些了,我只想放縱自己一次,今晚沒有不行這個詞。”聶林珊緊緊抱著我說道。
 
    “那好吧。”我只好答應了。我撿起聶林珊的衣物包裹在她身上,然後又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套在她身上摟著她往蝴蝶泉走去,水聲在這寂靜的夜裏越來越大,很快我們就找到了來時的路。
 
    聶林珊輕輕放開了我,然後緩緩的步入了潭水之中,聶林珊轉過了身來正對著我笑道:“一點也不冷,而且很溫暖,妳也下來嗎?”
 
    援交妹就這樣站在水中,水深剛好沒過了她那私密處的位置,讓那一簇毛發在水裏輕輕的漂浮著,她那漂亮的胸上櫻紅色的兩粒隨著她說話和動作的幅度在輕輕的晃著,淡紅色的乳頭非常的漂亮,整個乳房呈現出完美的半球形。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0 文章點擊:52

【台北外送茶坊】

蝴蝶泉里外送茶辣妹的風情萬種


我慢慢的站了起來再次把聶林珊深深的擁入了懷中,我撫摸著她光潔的背部,撫摸著她兩瓣緊實渾圓的屁股,聶林珊起伏的胸部緊緊貼著我的胸膛讓我感覺很溫暖。
 
    “林珊妳真要決定這麽做嗎?妳真要把自己這麽重要,甚至要賭上性命的第一次交給我嗎?”我被外送茶辣妹所感動此時也鼻子有點泛酸。
 
    聶林珊沒有說話,他在我的撫摸下張開了嘴輕輕的咬著我的肩膀,過了一會她才小聲道:“聽著水聲我突然好想去蝴蝶泉裏,也許泡在蝴蝶泉裏會讓我冷靜許多,妳能陪我嗎?”
 
    “可是…現在這天氣。”我有些猶豫,眼下是秋天,蝴蝶泉那潭水應該是冰冷刺骨的。
 

發佈者:yyadmin 日期:06-20 文章點擊:175

【高雄外送茶】

在最美的年華裏遇到全套外約美女


余秋雨先生說,“人生至少有一次,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結果,只求同行,不求擁有。”更不會奢望永遠,只求在最美的年華裏遇到全套外約美女。這時,那些言不由衷的心酸都會成為回憶裏最甘甜的佳釀。或許我已經習慣了等待,以為可以把幸福等來,卻可笑的失去了本來可以幸福的幸福,後來迷失在拼命尋找我們之間的差距。生命中來來往往許多人,但就只有這樣一個人,來的這麽偶然,一不小心就出現在我的生命中,給了我屬於以後的希望。就如妳一樣。
 
  年少時的想念總是簡單而純粹的,那時天空總是很遠,我的心思飄的很近,我的世界很小,純粹的只裝得下一個妳。曾經我們暢想的一起去過的很多地方,竟成了生命中,洋溢過青春年華最好的地方,在金色黃昏裏最美的遙想。年少的我們,總以為,遇見便是永遠,總在年輕的歲月裏,計劃過那些漫長年華裏想要一起經歷的事情。但時光就是這樣淡漠,無論我們怎樣完美的想象,怎樣周密的計劃,在不得不離開的時候,怎麽也留不下來。
 

發佈者:zladmin 日期:05-21 文章點擊:123

【高雄外送茶】

桃園外送茶絕對是怎麽浪怎麽叫


1962年,作家劉白羽由北京到上海治病。當時他的長子濱濱正患風濕性心臟病,他放心不下,便讓濱濱也到上海看病。遺憾的是,由於治療效果不佳,濱濱的病情不見好轉,又要返回北京。劉白羽萬般無奈,只得讓妻子汪琦帶病危的兒子回家。母子倆回北京的當天下午,劉白羽心神不定,煩燥不安。這時,巴金、蕭珊夫婦來到了劉白羽的病房。兩人進門後,誰都沒有說一句話,默默地坐在沙發上。其實他們非常了解濱濱病情,都在為他擔憂,生怕路上發生意外。病房裏靜悄悄的,巴金伸手握住劉白羽微微發顫而又汗津津的手,輕輕地撫摸。蕭珊則一邊留意劉白羽的神情,一邊望著桌子上的電話。突然電話響了,蕭珊忙搶在劉白羽之前拿起話筒。當電話中傳來汪琦母子已平安抵達北京的消息後,三個人長長地舒了口氣,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12 文章點擊:87

【高雄外送茶】

配合默契的桃園援交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時候,想不到朋友找來了。朋友一身的塵土和倦怠,生氣的數落他:“妳真不夠哥們,來省城也不找我,還的我到處找妳,要不是妳媽偷偷的打電話給我,我還不知道呢!”他低著頭瞅著腳尖,小聲的都囔著“還不是怕給妳添麻煩麽?妳看我現在,又臟,又窮,又臭,恐怕連狗都不如了.”
 
  朋友在他的胸口擂了一拳,“妳還是那個倔脾氣,朋友就是用來麻煩的,妳不麻煩我,我才生氣呢!”桃園援交分分鐘迎來性高潮。
 
  那一刻,他千言萬語噎在喉嚨裏,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當全世界都拋棄了自己,卻原來,還有一個人深深地記掛著自己,並沒有因為落魄而嫌棄自己,有這樣的朋友,還能說什麽呢?他只得乖乖地收拾行李跟著朋友去他家。
 
  朋友妻給他收拾了一件明亮寬敞的屋子,為他準備可口的飯菜,還叮囑他千萬不要客氣,當成自己家一樣。他洗了澡,換了衣服,美美的睡了一覺。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12 文章點擊:180

【高雄外送茶】

分分鐘迎來性高潮 只有台北外送茶能辦到


望著窗外慘淡的夕陽,絮亂的思緒慢慢定格在腦海中的記憶……回想起曾經我們一起瘋癲在夕陽下,稚嫩的臉上寫著無憂無慮。那一年——是我們的花季!
 
  回首過去,翻起人生已泛黃的前一頁,記得有群人,她們很傻、卻傻得很單純;她們很壞、卻壞得很可愛:她們用他們的個性章寫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那群人,在妳們的心裏是否偶爾能勾起那一縷的記憶,想起曾經我們一起走過的蹉跎歲月,一起譜寫過的青澀軌跡,妳們的的嘴角是否會向上微揚,即便那上揚的弧度參雜著一絲嘲笑,也會在心中激起幾圈透明的波紋。
 
  如今、現實似乎打破了藏在我們心中已久的那個夢,而我們早已分散在各個無名的城市,走的走、散的散,像很多過客一樣彼此擦肩,彼此徘徊。一個人走在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只有身後的背影在隨行 、……只有它見證著我此時的孤獨,不知道,現在的妳們是否和我一樣,也正孤寂的仿徨在某個城市的角落,宣泄著此時的悲傷與無奈。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09 文章點擊:69

【高雄外送茶】

台北援交沒有任何壓力


荒涼的操場,此刻卻是如此冷清,天空不時有幾只鳥兒飛過,曾經我們是多麽羨慕鳥兒自由的飛翔,現在的妳們又在何方,曾經我們的承諾,為何卻久久不能實現。那個我迷戀的女孩,現在的妳又怎麽樣,那個曾經的遊戲,妳們還在玩麽。
 
  逃不出的傷感,面對生活的無情,現在的我,只有一種深深的無奈,曾經的豪情壯誌,才發現他是那麽的無聊。我們共同的夢想,卻無能為力的藏在了心底。配合默契的台北援交
 
  一個人打著籃球,卻再也打不出當年的熱血,一個人喝著茶,卻再也品不出當年的快樂,一個人打著遊戲,卻顯得是那麽的無聊。每天面對那些虛偽的笑顏,卻再也找不到妳們給我的真誠,或許我們曾經並不懂得珍惜,就讓歲月如此匆忙的掠過,我卻無時不刻懷念著那段曾經。
 
  一個人抽著煙,面對這沈默的電腦,眼淚劃過眼角,面對這虛偽的社會,我已經失去了信心,現在的妳們過的又是如何,如果歲月重新來過一次,我們是否還會對籃球熱血,是否還會為遊戲執著,還會對那個女孩迷戀。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09 文章點擊:90

【高雄外送茶】

桃園外送茶會讓您倍感親切


友情的世界裏,無所謂背叛,但也實實在在存在著背叛。記得,不要為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更不要因此來懷疑自己被信任的能力,妳會是最好的。很累的時候,妳可以找我傾訴,但是我也未必能給出中肯的意見,不過妳要記得現在我還在。未來麽,也許,我也未能解脫,所以,妳要自己好好的。
 
   愛情,也許會是妳的致命傷,妳會為了他聲嘶力竭,為了他,面容憔悴。當然,他也會讓妳如癡如醉如夢如幻,愛情本來就是一個足以讓世人瘋狂的東西。當兩個人因為荷爾蒙反應,因為漸生情愫走在一起的時候,那會妳會很幸福,隨之而來的也會很痛苦。我知道,妳曾遭遇過愛情的背叛,妳曾為了那段感情撕心裂肺過,妳曾深深地恨過那個曾給妳承諾最後又狠心離開妳的那個他。可是,傻孩子,不要去恨他,不要去怨他,妳更應該感謝他,他給了妳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也給了妳一個看清他本來面目的機會。妳應該感謝,他不是在妳結婚之後拋棄妳的,他還沒有毀掉妳。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05 文章點擊:182

【高雄外送茶】

桃園援交打造一個全新堅強的女神陣容


所以,未來的那個妳啊,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要學會自己面對以後的生活。我和妳,雖有交集,但到最後也難免會落到兩條平行線的命運。我不在妳身邊了,妳更要好好照顧自己。
 
   在友情的世界裏,我知道妳偏執,妳太在乎,妳喜歡妳的姐妹妳的藍顏妳的閨蜜死黨只屬於妳,他們心中一直以妳為念。我知道,妳也會為了他們不計一切。可是,傻孩子,妳知道嗎,真正的友情不是去占有,而是妳們在一起的惺惺相惜榮辱與共。可是,他們麽,不是妳的唯一,也不是他們只能 記得妳一個朋友。桃園援交提供給您一對一的貼心浪漫服務。
 
  在友情的世界裏是公平的是容許百花齊放的,畢竟,友情不是愛情。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時間遇見許許多多不同的人,然後因為他們的好,我們成為了朋友,我們一起做著我們這個年紀最二的事,我們的笑很幹凈。可是,妳知道麽,即使是那樣,也不意味著別人忘記了妳,不曾記得妳這個朋友,只是妳們在空間上遠了吧,僅此而已。所以,分開後的妳們,仍然要彼此記得,彼此惦念。不能因為時間久了空間遠了,而選擇彼此的情義被擱淺,事實上也是不會的。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05 文章點擊:163

【高雄外送茶】

台北外送茶美眉俏麗的性感外型


有段時間,朋友圈流行集贊的活動,S君一連發了許多個,然後恭恭敬敬地群發給好友,要大家幫忙點贊。
 
  那陣子,我工作並不忙,稿子也寫得不多,可就連手一滑點進他朋友圈的欲望都沒有。
 
  有一天,去了個大飯局,S君正巧也在,忙不叠地向我抱怨,怎麽朋友圈的集贊人數總是不夠。
 
  我大吃一驚:“以妳的人脈,我以為妳早在第一天就攢齊了呢。”
 
  他苦笑道:“哪兒啊,每次集贊我都群發了兩三遍,最後都不好意思再發了,可還是沒攢夠。”
 
  我心虛地沒回應,生怕他提起幾次點贊我都沒有參與的事,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旁敲側擊地來影射我。
 
  倒是L偶爾發來的“求點贊、求轉發”,等我點開的時候,下面都早已有了他的留言:謝謝各位朋友幫忙,我的贊已經夠啦!

發佈者:ywadmin 日期:05-02 文章點擊:146